红色的路

油画(布面油画) / 布面油画 / 80×100cm / 2022

2022年6月9日发表2,950浏览12个赞

非卖品

邮费
包邮(仅限大陆地区,港澳台及海外地区双方可协商邮费问题)
销售方
卖家自营

作品描述

l 是随笔不是作品描述。

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我能够出生一个美丽的有很多水的地方。几年以后就离开了哪个生我的地方,哪里永远都是绿色的,哪里有很高很大的树,有好大好大的湖似乎每天都在湖边嬉戏,每天都有鱼吃,呵呵!那时邻居家一起玩耍的女孩儿家里的屋顶总是漏雨:那时在过年时最高兴的事儿就是父亲赶集回来给我带的红灯笼;那时吃过最好吃的肉是田鸡肉 那时好像我已经快六岁了吧。可能小时候就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对大自然有种生来的亲近感,所以中学时不愿上课,就去逃学,躺在麦田里看头顶的蓝天。有身以来,喜欢独自一人在旷野里感受自然带给我那强烈、几乎令人窒息又令我满足的气息。后来在开始独立创作时和寻找自我的过程中,大自然又一次充实在我的内心深处,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我用各种方式去描绘她
其实孩童时是最自由和真实的一个阶段,即使我们可能没有机会去画一个东西,但那时我们常常想的,常常说的,总是让你回忆起来觉得是那么的不可思议!由于工作关系,我很多年前就开始做儿童美术作品的策展和教育。从去年又深入研究了这些作品,它们是非常优质的可以供学习的艺术作品,儿童再自发创作而产生每一张作品都是不可复制的,可以看到每一个形状和没-根线条都充满了好恶,是有表情的,是有情绪的,是放松的,是自信的,有内在精神的,这些需要仔细品味才能感觉出来,很多大师作品都能找到儿童画作品的特点。这个时期可能也就是短短的几年就消失了,这更显得弥足珍贵。我把他们比作是清晨叶子上的露水,是那样清澈,又那么脆弱,令人怜爱。孩子的作品在情绪表达上的准确性和充分性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因为他们永远是遵循内心的旗手。每当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式来表达一些情绪,就会从这些作品中需找元素,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恰恰是这些作品在资本市场看来是无价值的,这也说明了艺术品市场及其虚伪的一面。
创作最终是寻找内心的自由和本真,外化到画面上就是材料、形状和颜色。为了实现它大师们经过一代又一代,一个又一个流派。通过不同的方式去寻找她。当我可以和自然沟通的时候,也许就是我需要借助她来实现自由和本真的一种方式。从早期具象自然形和颜色的描绘到另外一个借鉴民间剪纸、木版年画和纸扎等画面构成和色彩关系来突破作品中自然的型和色的阶段。学习修拉、高更、马蒂斯、蒙德里安以及一些表现主义大师的作品,也给了我更多实现自由表达的方法。
去年是一个最大转变时期,倒也不觉得迟了。做了很多种尝试,也思考了很多,看了很多,慢慢才确立了作品形式和表现的主要内容。其实为什么像现在这样画画,可能和个人的经历有着莫大关系。我一直在试图表现一些印象的东西,不确定的东西,不可言语的东西。看到之后,让我忘不掉的一些东西。既是整体的,又是很细节的。蒙德里安和康定斯基其实都太理性,太想说明问题了。克利是我一段时间学习的大师,他的作品给我指明一定的方向,我很喜欢他的作品。克利给我们提供了及其多的形式,他超越了抽象和具象的界限,成了打开禁锢我内心的第一把钥匙,也加深了我对抽象的认识,我试图用一种非具象符号和具象替换的方式来表达一些感觉,一种似乎是似是而非,但又很确定的东西。我喜欢当有一种无以名状的感觉来临之时,用笔在纸上画一些线条或者符号,慢慢地脑袋里会浮现一些和这种感觉有关联的形状,我觉把他们记录下来,这些东西也会成为我作品的一部分。
我一直排斥人的主题, 总觉得不美 其实也不能说是不美,只是感动不了我,我不愿欺骗自己。我,喜欢大然,"喜欢农村。人和城市一结合,只有无尽的欲望,贪婪,让我们失掉本真。
2022年5月 画室

标签 抽象风景

张瑞祥

56件作品62粉丝

精选评论(0)

还没有精选评论噢,是时候发表下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