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昱东-白鹭洲夜景

白鹭洲夜景Oil Painting,油画,60×80cm,2017Not for sale

Reportage Creation : 画于厦门金砖会议之前,那时白鹭洲夜市的灯火还没有那么明亮,跟后来会议召开时的辉煌灿烂比有些平淡。联想到天才画家梵高《星空》中的建筑并不雄伟,只是莹莹微光在和天空中的彩色旋涡争辉,孤零零的建筑尖顶,在梦幻和深邃的蓝色调中直指着月空,似乎是在悲怆的呓语,又像是在和上天给予人的命运抗争。厦门的夜景如此灿烂,灯火已经明亮到让星空也黯然失色。这正是我创作此幅《夜景》的动力,用“钢笔画”的笔触画油画并和梵高式的旋转星空相结合(笔触更细,画的更繁琐),表达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快速发展给人的一种自然环境与生活环境的不协调感。现代社会的发展一切看起来非常美好,但你难以感受深色的夜空中梵高的那种快速的,笔触明朗的旋涡,甚至连星星也难看清,虽然天上的星辰似乎在宣告的人类的命运,但是灯火的迷茫已经很难让人看清未来的路。画面倾向于“色彩—线条”的表达,用犹豫不决、一直带着挣扎思考的“线条”表现既非梵高的“深蓝色的忧郁”,也不是仲夏夜的深沉黑暗,而是一种面对“前途不明”的怅惘和徘徊,以及“呢呢喃喃”的无病呻吟。这幅画的天空和《“树”的自画像》一样,把背景用细笔画成脏色的漩涡表明笔者认为未来是很不确定的。这幅画是比较暗色调的,西方的很多好的油画也是暗色调,但一定会有明暗色的对比,会有亮的部分。有些暗色调通过对比和点缀也可以画的很漂亮,而且暗色调不一定就是抑郁的,像古典油画比较沉着理性,但是梵高的油画如《星空》就是在压抑中中释放激情,是人性的爆发,那天空的亮色就是“黑暗中的烟火”。 此创作是在深秋时结束的,“金砖”已在进行中,灯火更加艳丽,但是笔者却无法把新景观画入,一是画已然如此;二是为了表达“北风残影落,月色洒深秋。千杯知己少,欲悲不胜醉”的心境,需要更加微妙的色光,而不是黑夜中的异常绚丽。整幅画采用“钢笔画”式的细笔描绘,笔触琐碎,并不大气。前后排的楼房用不同色彩(不太纯的蓝色调为主)的小短线比较多层次的刻画,和前面湖水倒影的笔触风格相似,“线条”有意识的排布叠加、相互渗透,使得冷暖色和明暗色的交界处色彩的变化比较微妙和谐。前景的老房子里头的灯光在晚风中隐隐约约飘忽不定,和远处“星火微芒、鱼跃龙舞”的都市夜景遥相呼应,颇具厦门人熟知的生活意味。虽然这幅画笔触和细节都比较“细”,却总有种“隔靴搔痒”之感,梵高的画虽然朴拙,但却直接反映了人的真实的情感。画完这幅画再看梵高的《星夜》,更让人体会到最直接的艺术才是最好的艺术。

风景991 views

Comments

    Comment, "Ctrl + Enter" to send